新闻介绍
  • 商品名称: 上海国际金融学院院长陆红军: 全球金融中心将呈现七大变化
  • 商品编号: news00002
  • 上架时间: 2013-08-23
  • 浏览次数: 128
  • 市场价:
  • 零售价:
  • 已销售数量:0件
  • 评论信息
  • 购买数量:

询价 收藏 QQ交流 好友推荐

上海国际金融学院院长陆红军: 全球金融中心将呈现七大变化

2013-07-23 07:12  记者李思

  

  2020年上海成为与我国经济实力和人民币国际化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目标已经十分清晰,但其所剩的时间表将如何安排?2020年至2050年的30年中,全球金融中心格局将如何变化?应如何未雨绸缪、从长计议、前瞻性地开拓创新?这些都已成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转型创新的重要抉择。日前,国际金融中心协会主席、上海国际金融学院院长陆红军在第九届国际金融中心论坛上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和建议。

  陆红军认为,未来30多年对各大金融中心群落是至关重要的。值得关注的是,全球金融中心群落将经历以下几大趋势变化:一是,从多元货币金融中心到人民币国际金融中心。多元货币金融中心格局将会形成,美元主导的北美群落、欧元主导的欧洲群落、人民币和日元主导的亚洲群落,这三个群落四种货币,在经历竞争、合作、此消彼长等一系列复杂过程后,必将形成一个新的全球货币体系架构。而上海作为全球人民币交易与研发中心,将会成为一系列金融创新的都市。

  二是,从WTO框架中的金融中心到新型贸易联盟金融中心。未来30年贸易关系会更加复杂,

  TPP、TAP或TTIP、EPA这些新贸易协议不仅打破原有WTO的贸易格局,更会使美国、欧洲、日本更加紧密地抱团,而中国能否突破被动局面,尽快加入新的贸易格局,将影响着未来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上海发展自由贸易园区在新的起点适应变化后的新贸易群落格局,是很让人期待的。

  三是,从高杠杆型金融中心走向适度杠杆金融中心。美国次贷危机正是由于过度杠杆化发展金融衍生品造成了信用违约,而欧洲又是因为政府过度举债造成了主权债务危机,过去的几十年金融高杠杆化发展,虚拟经济脱离实体经济无度放大。全球金融危机戳破了高杠杆型金融中心华丽的泡沫,未来30年金融中心必将回归实体、回归产业,向适度杠杆金融中心过渡。

  四是,金融中心布局从集中化趋向网络化。传统金融中心主要集中在发达经济体的欧美群落,但随着全球化发展和新兴经济体的崛起,新兴经济体金融中心和亚洲群落形成了新型网络化、区域化金融中心,未来集中化金融中心将随着全球经济平衡发展走向新的网络化和区域化。

  五是,从重视机构的规模集聚度趋向重视人才的集聚度。因为资本和资金是随着人才走的,随着全球人才与移民的流动性提升,资本与财富的流动率也会加强。未来国际金融中心与国际人才中心将达到高度一体化,三个群落之间将围绕国际人才展开激烈的竞争。同时,由于人才的全球化将大幅提升各个群落与金融中心间的合作和包容,创造生态与人本的宜居环境,将是上海提升未来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极为重要的环节。

  六是,从有形(以区域、时区为特征)金融中心转向无形(以移动数据、电商为特征)金融中心。到2050年,各个群落之间将形成一批有形与无形相融合的生态金融的宜居城市。随着网络技术、云计算等高科技的日新月异,三大群落的竞争发展,未来30年将从以区域、时区划分的有形金融中心转向有形与无形并举的生态化数据化金融中心,辐射到所有网络可覆盖地区,形成24小时全球交易的无形金融中心。

  七是,金融中心在经历了实体—虚拟—实体的轮回之后,将出现一批实体支撑、虚拟适度的健康金融中心。今后的30年会比较之前的30年更复杂,只有坚实地做好实体经济,做好产业,做好自身,才能经历各种风雨与考验。为民务实清廉将成为健康金融中心的特质。中国的金融中心建设更要极力反对“形而上学”、“虚化浮躁”、“同质化竞争的形式主义”,反之不可能形成真正的金融中心。

  陆红军表示,欧盟和美国分别是我国的第一、第二大贸易伙伴,欧美自贸区建设势必会对我国金融中心国家战略产生较大影响。目前亚洲出现几个相互竞争的一体化进程并存的局面:中日韩自贸区、东盟10+3、东盟10+6或者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议(RCEP)、

  TPP等。中国应该支持东盟在东亚一体化中发挥主导作用,积极推动和参加RCEP谈判的同时,并行推进其他相关的自贸区谈判。中国必须积极参与到全球自贸区谈判中来,并推动中国全方位的自贸区战略,成为参与者影响新规则的形成。并借自贸区谈判为契机,通过更高标准的国际贸易规则倒逼国内市场化改革。而在增加国际联盟的基础上还要在国内有所突破。上海作为具有成长竞争力的国际金融中心,最具自由贸易区先行先试的基础。上海在继续发展现有要素市场、支持实体经济基础上,未来应着力发展新要素市场,包括新型贸易关系的产业链金融、供应链金融、价值链金融市场等。

  陆红军还建议,上海自贸区应尝试在外汇政策和税收政策方面更具开放度,同时,一大批具有新元素的民营金融机构(如民营城市银行、民营金融租赁公司与金融消费公司),可以在自贸区先行先试。

  同时作为中国两个国际金融中心的上海和香港的关系,实质上是“一个平台、两个中心”。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富裕人士与财富积累不断增加,2012年中国的个人可投资资产达到73万亿元人民币,其中高净值人士的投资总额达到33万亿元人民币。沪港之间应该合作建立一个新型的全球财富管理体系,香港作为人民币财富管理中心的境外国际金融中心,上海作为人民币财富管理的境内国际金融中心,尤其在高端财富管理方面成为全球最主要的财富管理中心之一。

关键词: